对于世界,对于未来,对于人们,我们往往宁愿充满期待的同时,也默默在心底设置期待的最低限度,那就是理性﹑节制,和良心